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林委員的這個意見喔,他是說各種委員會啦,因為這個可能也包括未來,未來我們可能會有一些新的委員會設置嘛,所以是不是太廣泛了一點?因為還是要看性質啦,有些性質是適合外部委員,有些性質是不適合的。那我記得當年一百零一年在那個《法官法》第四條的爭議的時候,我們就舉一些例子阿,比如說,你這個新竹的檢察官或新竹的法官能不能調台北地院?能不能調台北地檢?這個到底要不要外部委員來決定?類似這種就是說各種性質喔,就是說人事方面各種性質是不需要外部委員,其實它是可以細項去討論的啦,那委員會也一樣,那我是覺得林法官這個提案可能太廣泛了一點,雖然你只有舉一個例子,但是它涵蓋了太多的委員會了,我想你前面這個就是說檢審會已經有加入外部委員喔,這是一個很大的一個改革了嘛。

那第三的這一部分喔,因為它的不確定性太高了,那這一部分是不是我們就先保留就是說,請你撤案,那……反正前面這一部分已經有做一個改革了嘛。因為你這個太廣泛了,各種……像我投下去好像是說以後各種都一定要有外部委員,這可能是太廣泛了一點。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