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大家應該聽得霧煞煞,為什麼連任會這樣子?其實因為就是有任期制,法官、檢察官……我們先講《法官法》修法以後,一審、二審的庭長任期就三年,任滿得連任,那所以就是他最多六年,那例外有特別需要的時候會再任一次,那就是九年,那個九年那個已經很少,只有實施過一次之後,司法院人事處認為說這個制度有些那個……所以他們幾乎現在已經是很少,所以原則上是第一任三年完之後,司法院是不再做票選的、不再做票選的。不再重新做一次派任的,他直接就是去檢討你這個人、這個庭長是不是適任,繼續可以做到第二任?滿六年?

但是這個其實是發展很複雜,也不是說今天就發展成這樣子,曾經有時候原則應該連任,例外不連任,那甚至有時候原則應該是不連任,例外才連任,因為這個很多操作思維,這個很細,其實我覺得我們不需要討論那麼細,最重要是我們這邊內部做了一個動作,就是這個人該不該連任呢?他任滿前,他任滿前,這一任任滿前,會讓法官去做類似評鑑的,這個人的表現好不好?也可以審具體意見,就像我們早期推院長評鑑那樣子,就對這個庭長,他適不適合……再繼續再任第二任?會做一個問卷調查。那問卷調查之後,其實應該就是送到職期,這個審查委員會他們會做,要不然職期審查委員會他也搞不清楚這個庭長到底表現好不好阿,也不能聽個人的。

所以他把這一些相關資料參考,所以這一些資料都是從各方蒐集來的,然後再決定他要不要連任。那他好現在他連任,就需要再重新派任,我印象中……因為我自己當庭長沒做到三年,我就自己就自請免兼,所以我不知道,過三年之後,那個會不會再重新派一次派令給你,這我就不清楚了,那差別是在說,我們沒有重新再……像初任那樣子再重新跑一次,就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