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我有附一份那個……那個所謂的文章,叫做〈老男人的司改,點解?〉,它基本上就在說我們的……我們這次國是會議的組成,基本上有世代差異,世代的問題,有性別的問題,那我今天的重點放在性別這件事情,我們在座二十……我們這一組第三組二十個委員,只有三位女性委員,那如果你說以法律人來講,九比一,那這個就是……就是說以我服務的高院,台灣高等法院的女法官有將近半數,那檢察體系大概也是如此,那即便說我看那個數據,律師、律師界喔是二比一,男生是二、女生是一,你就可以發現女性的成員基本上……女性的法律人已經佔有相當的比例,甚至接近半數了,那為什麼我們今天來開國是會議的委員,或者是說我們現在整個檢察體系、法院體系,這個女性的……這個法律工作者,人數這麼……比例這麼少?這個問題的關鍵就是在於那個……掌握那個決定人事權限的人,那個有權的人他的主權結構就是有問題的。

那以我們的檢審會或者是人審會大概都是因為這個……這個可能向往都是男性佔了絕大比例,所以他在考慮人事決定的時候通常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那所以我覺得要去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源就必須從檢審會、司法院人審會這一個組成結構來去處理,那我們這個委員會我特別要提一下,我們這個國是會議阿,我記得那個籌備委員阿,許玉秀大法官喔,她那時候非常努力,推薦了三分之一的女性的委員,她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可是最後被遴選進來還是沒有三分之ㄧ阿。

那我希望我們自己司法院……司法體系、檢察體系,我們自己能夠從這個地方開始做起,那我這裡的提案啦,也不是特別去談誰阿,誰是那個……我們是用那個……這個我也是這一次開會才學到的就是說,我這裡的主張就是,法務部檢審會任一性別比例的委員不得超過三分之二。希望有朝一日男性可能是少數,然後也能夠適用這個條款的機會。

所以這是我提這個議案的主要理由,請各位支持,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