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沒想到這個議題這麼複雜,就是剛剛林達委員講的我不大同意啦,因為性別這種事情,就是通常掌握權力的人,他自己是在另外一個處於優勢的位置,他對這個沒有反省。那你說今天提醒了,好,提醒了好就是看到這個案子的人有被提醒,可是真的會落實嗎?就是你制度下去之後,就會有更多的女性檢察官願意出來嘛。那你不能只看現狀,現狀的話她不願意出來,可能就是因為她被這個現狀卡住阿,所以她沒有意願,但是如果制度鼓勵她出來,她就會出來嘛。

那事實上我們看到那麼多女性檢察官、也看到那麼多女性的法官,譬如說我自己打過兩個官司,就是近幾年,四審四分之三都是碰到女法官,這是一個趨勢嘛,我聽說現在四十歲以下的女性的律師也是比男性多,那整個趨勢是這樣,為什麼我們還在停留在上個世紀的思維裡面?所以我是呼籲大家要先做思考這個未來性啦,你制度一旦建立了之後,女性會受到鼓舞嘛,她的企圖心也會出來,在現制之下,她可能就會放棄。我的想法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