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北律師公會代表黃旭田律師,來報告我們跟本組相關議題跟律師公會有關的就是律師懲戒、主管律師法的主管機關、律師強制制度責任的責任險、公益要求、加強倫裡,還有引進政府律師相關議題。

那麼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就是說,我們事實上律師法40條現在就有提到移付懲戒的問題,那移付懲戒當然對於律師責任追究或者是強化倫理是有關,那我們現在的律師倫理制度,實際上他運作是各個地方公會在做,那個地方公會以台北公會來講,我們設有一個律師倫理風紀委員會,我們也對於這個程序有訂定相關程序性規定。

從100年,100年大概就是我們上一屆,26屆理監事會,因為我們任期是三年。100到現在過去幾年來,我們每個月平均收案5件,以我們本屆來講,是這樣光為了調查所有案件,已經開了156場的會議。那這是相關的規定,我想我這邊不詳述,那簡單講我們在處理倫理風紀案件,是透過我們全體理監事28位所組成的倫理風紀委員會,等於我們是讓理監事自己跳下來做倫理風紀案件,那我們是分9個組,除了理事長不參加之外,那我們會做很多程序的控管跟操作。

那做出來東西就是說我們可能會移送懲戒,或者不移送懲戒,或是用倫理風紀程序來處理,那這個細節流程就請大家參看相關的文字,我們稍作統計就是說,從我們最近3屆以來,收案其實是節節高升,25屆收了134件,27屆我們大概這個月就會任期屆滿,已經收了210件。

那收集的案件實際上有相當程度會處分,那這個處分結果大概是這樣,就是說收結的案件裡面,做成處理的大概有一半會移送懲戒,或比一半更高。比如說25屆的案子,有移付懲戒16件,那用倫理風紀的方法來命其注意、勸告、告誡的大概略低於一半,那26、27屆差不多這個情況。那受處分類型洋洋灑灑,各位可以想像到社會對我們的批評不滿的這些情況都會出現。

那我們現在制度運作有什麼問題?第一個就是說,其實各位不太能夠了解就是說,我們並不是一個政府機關,我們跟會員收少少的錢,要服務現在號稱6000多會員,所以事實上我們人力、物力是很拮据,可是我們花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去處理這些案子。也就因為這樣其實整體來說成效是只能說差強人意,並不是很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