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簡單講就是說,我們覺得第一個是我們人力要再加強,我們現在配兩個專職律師來處理這個事情,另外就是說會員如果是疏忽的,我們用再進修來強化。比較我們要強調的就是說,第一個就是說,因為移送單位是除了律師公會還有別的地方,各公會都可以移送,法扶可以移送、地檢署可以移送。所以移送是會發生問題,就是說不同的單位判斷不一樣,如果進到懲戒委員會,懲戒委員會做決定沒有問題,可是有人認為我要移送、有人認為我不要移送,所以你向不同人提出有不同的效果,所以這個會有一個見解不一致的問題。所以我建議就是說,是不是可以有一個類似這種再議的概念?就是說如果我們請求送評鑑,那麼被拒絕的時候,可不可以設一個類似「倫理風紀再議委員會」,來處理這種在A地方法院檢舉,結果不處理,到了B地方法院可能會被處理,以我們台北來講也有這種狀況,就是說有人跑來跟我們講說,他去某個公會檢舉,那個公會說我們不打算處理,那他就跑來我們這邊檢舉,理論上因為加入很多的公會,我們就會有這個問題。所以這個是第一個,有沒有對於不能夠處理案件有一個救濟的機會?那當然最重要就是說,各公會立場不一致或見解不一致,這個需要全聯會來建立一個統一的guideline,一個規範,也希望各公會要加強人力物力,全聯會加強訓練等等。

另外就是說,這整個程序目前沒有一個法律的授權,明確的依據,事實上是受過法規命令的方法,律師法53條第2項授權,這個部分希望將來能夠強化成在法律明文規定,我們現行提出來律師法修正案,是有這一部分把他變在法律裡面,至於法務部提到說是不是要設一個專業法庭,這個部分我想我們是最近才知道這個議題,那這個議題能不能夠處理初略怎麼樣,我想容我們再進一步理解,再來討論,不過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律師法修正幅度會無限量擴大,因為這影響非常多,可能也影響到律師法修正進程,這是關於倫理風紀的部分,我們做的說明。

那第二個是律師法主管機關,我想剛剛全聯會有特別報告,我們基本上認為律師法是不是可以不要有主管機關,至少不要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不要有地方組織主管機關就可以了,那如果一定要有,當然我們也認為放在法務部有點困難,因為法務部是主管檢察事務,那檢察官在工作律師是一個不利面,這個部分雖法務部其實在管我們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的不友善,但是相對消極,因為律師業務確實不是法務部的核心業務,由一個科來處理我們工作業務,不是那麼理想,那至於司法院願不願意擔任,我想這是政策判斷我們沒有意見。

再過來,接下來要談的是這個責任保險,簡單講就是說,律師有責任保險其實是有助於對民眾索賠的時候,可以獲得救濟,那過去沒有這個制度,我們台北公會就引進了這個由公會來為所有會員投保的制度,目前也有這個制度運作,不過目前制度運作情況主要是這樣,就是說我們是每個人要交公會大概就200塊,然後呢就可以得到全年度總額3000萬,單一個案300萬的保障,那這個保障實際上還不是很夠,因為單一個案300萬是不夠的,那問題就是說那到底多少才夠,保多大的數字確實是必須跟大家提到,就是說我們整個確實如全聯會剛剛報告的,對於這種保險資訊不足。比如說出險的質、出險的量,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律師事務所的型態,比如說你合夥事務所的投保,跟個人事務所的投保不一樣。那這個都怎麼去處理,那誰來投保?還有就是說,如果投保之後,總是會增加律師的負擔,那麼我們參考會計師法,強制投保這件事應該搭配一個責任上限。

會計師法就有規定,他們法人會計師事務所是要投保,強制投保,但他們投保之後他們的責任有上限,因為你確保拿到錢,那你又像現在用無限責任,那這個壓力非常的大,所以這個我想在在都要再建立更多律師制度的職業資訊,因為確實我們過去的經驗,我看會議資料也有提到,我們在很早就跟保險公司談,保險公司不夠積極原因是,他對於律師這個行業的風險,其實不是很了解,執業狀況不是很了解,那關於律師公益服務,我想大家都是贊成,也確實很多律師在做公益,當然也有律師不太做公益,所以社會有這樣的呼聲,我想我們第一個是絕對贊成。那現在問題是在於說,因為我們現在講說就要50個小時,這50個小時比較可以說太一致性。

我舉個例子,如果有個律師都快要退休了,他自己工作都沒有幾個小時,你叫他50個小時全部拿來作公益,這個會有問題,或者當年輕的律師,或者資深的律師,還有什麼叫做公益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譬如說我們做其他的慈善服務算不算公益,因為比如說一個極度做非訟的律師,他可能一般訴訟都不太清楚,說真的,久了就不做了,結果你叫他去做法律諮詢會害死人,所以他到底要做什麼樣的工作,其實是要釐清楚;還有這個規範是規範誰?你如果是受雇律師,其實是老闆在掌控他的時間,他有他勞動的問題,這個都是點點滴滴各種可能性,所以我們贊成做,但是我們也希望保留比較大彈性,那這個就是讓全聯會訂這個辦法的時候,我想這應該沒有問題。

那最後一個引進政府律師的問題,引進政府律師,其實當然觀念上是好的,能夠讓有律師訓練的人去到政府機關,這絕對不是壞事,可是我必須要說就是說,我們在內部討論的時候,其實有點擔心,就是說因為政府律師要求資格並不是很高,那麼這種不是很有訓練很好的律師去到政府機關,我們其實是比較擔心他去幫行政機關背書,因為他資歷並不深,那他成為政府部門一員的時候,他其實有上命下從的服從問題,那這個就剛剛全聯會提到就是說,律師的獨立性怎麼樣確保,也就是說一般來說律師我認為當事人要求實在是不合理的時候,我是不能幫他辦的,如果我執意去辦一個很荒謬的案件,我可能會被懲戒,就剛剛講的律師倫理。但是我的主管叫我一定要做,那我跟他說當然依照公務員服務法,我可以跟他抗命、可以拒絕、我可以書面說明,那你就不要幹了嘛,這個是現實的問題,是他成為公部門一員的時候。

各位覺得說行政機關怎麼會故意叫你違法?那為什麼大家都覺得老百姓會叫律師故意違法?這種什麼時候會出什麼事沒有人會知道,那我比較強調就是說,其實這個方向我們是贊成的,但是更重要其實是觀念,所謂觀念就是說整個行政部門是不是重視法律的意義跟價值,我再簡單講就是說,我講兩個經驗就好,第一個我自己做行政訴訟的律師,很多行政機關其實打行政訴訟到了行政法院,還不肯委聘律師,然後派來的行政人員連法律訓練都沒有,要法官三番兩次請他派一個聽得懂的來,下一次還是派一個聽不懂的來,這個現實就是這樣;第二個,我做行政機關的訴願代理人,到了訴願會去的時候,訴願審議委員會上級的訴願審議會中央機關跟我們講說,訴願沒有在派代理人的,律師不能來,在這種前提之下,政府機關這樣做,你請不請政府律師都沒有什麼用,那我想大概我做這樣一個報告。那至於律師評鑑我覺得目的策略要想清楚,基本上提升品質就淘汰,那其實我們現在倫理風紀就夠了,那如果提升品質是對於品質不太理想的,那是要加強教育;那如果認為資訊不足,所以要評鑑,那這個應該是透明公開,或者把既有資訊怎麼樣展現出來,要做全面性的評鑑標準方法、理由、目的,這可能要再做更多的討論,以上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