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嘿,那伍的部分我們現在就是,主要是放在談論那個書面指揮這件事情。這裡我要說明一下,其實這件……關於檢察長做那個指揮監督要有書面,這個已經他們內部規範已經一、二十年,民國80幾年就制定了。然後法官法101年也明文了,那已經好幾年了,可是從來沒有書面指揮過這件事情,那為什麼?因為現行的制度,它沒有一個類似恐怖平衡的機制,那我們這裡明訂就是說,加入要書面這件事情的意思就是在於說,讓你這一個被檢察長指揮監督這個檢察官他有一個,就是說他原則上就是透過這個機制,讓你檢察長是要下指揮監督的話,你就要下書面。那你如果不下書面,你有可能就要擔心說,那個檢察官到時候去跟我送評鑑,那我檢察長就會面臨這樣一個風險。唯有如此才能讓這一個存在可能一、二十年的制度真正得到落實。之前那個黃世銘那一個關說案,不是黃世銘的部分,就是前階段到底立法委員有沒有去關……有沒有透過陳守煌檢察長去關說……去指揮那個承辦檢察官這件事情,林秀濤檢察官跟他的檢察長兩個說法其實是不一的。那像這一類的事情,基本上你就要下書面啊,你認為這個不應該上訴,那你就下一個書面嘛。你不能口頭跟他講一下,然後講一下基本上那個檢察官他基本上……他是,他搞不好不大認同這個做法。他們兩個現在的問題就是權責不明,到底是你自己不想上訴,還是你檢察長叫你不要上訴。那如果你真的檢察長你要人家上訴、不要放棄上訴,你就要有一個書面嘛,你沒有一個書面就會產生剛剛講的這問題。那現行制度有了,只是因為從來沒有被落實,所以我們加入這樣一個設計,就是希望讓……你可以說它是一種恐怖平衡也好,我看陳瑞仁檢察官好像也贊成這個、他的提案好像也是類似,所以請各位支持,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