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黃世銘案的時候,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我就書面主義是檢察一體的帝王條款,我當時就一直強調說,書面主義其實是在檢察一體裡面非常重要。但是,林孟皇法官的提案跟我的提案有一點不太一樣的是在,林孟皇法官的提案有一點是要求那一個檢察官他應請求,那這樣子就是等於有一種吹哨子的義務,如果那一個檢察官他自己沒有出來吹哨子的話,他也有可能違反檢察官倫理了,就好像法官倫理也有這一條,被關說的人如果你沒有出來檢舉的話,你將來被查到這一件事情,你自己也會有事情。

那林孟皇法官的提案就有一點要求說,以後你檢察官接到檢察長的命令,他沒有用書面的時候,你就有一個義務要去揭發他啦。我說要不要強到這個樣子,要不要強到這樣?那我的文字事實是說,這個檢察長應該要被評鑑去查明看有無懲戒,我是有比較稍緩和一點,沒有強烈要求那一個承辦檢察官一定要有這個吹哨子的義務就對了,這一點還是有一點不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