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送評鑑,送評鑑我們現在想像,假如想像一般政府機關長官對部屬口諭交辦事情,這個是常例,例外很嚴重的時候,才會書面,這民間其實也是這樣子。那所以通常如果就算是口諭,檢察官部屬認為說這合理,他接受,當然就沒有那個問題。一定是下了口諭,覺得不合理,他又不敢去反抗,才會事後穿幫說沒有書面,不然重大案件應該都會正式的下一個書面。那現在就會涉及到,這個事情可能只有兩個人知道,只有兩個人知道,所以你要找符合那個評鑑要件的。第一個,收集事證很不容易,檢察長一定說我沒有跟他有過溝通,我沒有下過指示;第二個因為依照法官法,必須要兩個人……要三個人,我們雖然說開放人民可以直接請求,但是就機關內部它還是限定,那個如果沒有改,還是有3個人、3個檢察官,還有就是他的上……這個檢察官、檢察署的上級機關才可以、才可以這個請求。那所以這裡就是要克服,要期待那個檢察官說,你有告發的義務,你要……那個很難、很難苛責。因為那沒有證據資料,各說各話的時候,你說你要勇於去揭發……他到時候會變成誣告,會陷他不義。雖然說理論上、理想性,應該是要苛責他勇於去面對,問題是他手上沒有任何武器怎麼去面對,所以我們是不是要考慮說,像這種情況,只要有這種事件、疑似的事件的話,就是由上級機關就是依職權請求評鑑,由評鑑委員去調查清楚,我們要這樣子,如果確實是違反,那就是怎麼樣去評鑑、懲處、懲戒。如果沒有,評鑑委員會也會調查清楚是請求不成立等等,符不符合評鑑,等於是對這個爭議是交由評鑑委員來釐清,那請求發動的就是他的上級機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