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講話的時候林達去想一下怎麼修啦。不過我這個地方倒是聽不太懂部長的話,感覺上部長要變成完全贊成我的講法,因為剛才部長講的那一些發言我們聽起來完全都是在強調檢察官的行政官的屬性,因為只有強調檢察官的行政官署性,我們才會特別去講說檢察長的那個人事權,還有那個事務分配權應該要獲得保障。反正如果說你是認為說檢察官真的有那麼一絲的那個司法官屬性的話,那麼檢察官的內部民主就應該朝向跟法官一樣的走向去走。所以我覺得剛才聽部長的那個發言會覺得說好像部長一夕之間又變成是我的盟友了,可是說部長跟他在當立委都想法是一樣就是,檢察官內部是、對內是行政官,然後對外是司法官,不過那個講法我聽不太懂,那其實剛才林達講的那個問題,我覺得說,如果真的要考慮這個問題的話,要說權力制衡,那你頂多就設計一個檢察長可以提請覆議,提請檢察官會議覆議的那種方式去處理,方式去處理就好了,我覺得說我們要信賴內部民主其實跟信任外部民主其實想法是一樣的,我們不要覺得人民都是笨蛋,也不應該把檢察官都當成笨蛋會做出不理性的投票結果。

那剛才講到那個小地檢署的問題,那更好解決呀,小地檢署裡面三個檢察官自己內部會議討論完了,檢察長的意見基本上應該就跟另外兩個檢察官的意見是一致的,小地檢署會搞到說內部不一致那問題大概很嚴重,那應該是很例外的情況才會去想到這個問題,搞不好是檢察長能力不宜呀,所以我是覺得還好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