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尤法官的這個方向其實是跟院方的作法是很相近的,那當然從我法官的角度當然是很支持,但是這個前段是沒有問題就是在檢察官會議,在後半段其實我們不能完全用我們的思維,因為我當過刑一庭庭長,刑一庭長就是事務分配的時候要先做一個東西出來,提到刑庭會議。事務分配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事務分配哪一個人要在哪一庭,通常每個法院做法不一樣,台中地院呢庭長當然是將來的審判長,不夠審判長,選出審判長,審判長都選出來之後,我們刑庭好解決,刑庭因為大部分專股專庭,那個都很容易就決定誰。

那問題是哪一個人要在哪一庭,他會涉及到、因為將來定案之後,法官法定原則就不能夠隨便亂動了,那這一庭怎麼運作,就像我們是那麼專業可以客觀說到時候不同意見用評議的方式,但是這一庭要好好的運作下去,人的相處是很重要的,除了考慮專業、考慮個性之外,還要分老、中、青,就是老、中、青要經驗傳承,各個角度,還要帶候補法官要支撐、要訓練他,各個面向都要考慮進去。那個很細微,那個也是沒辦法一下子這樣操作,在這裡說清楚的,那這個明明說這兩個人個性不合,可是挪了他們兩個在一起怎麼辦?想盡辦法要把他們拆開啦,要不然那一庭以後就完蛋了,以後就完蛋了,那這個是那一庭完蛋之後對人民不好,對當事人不好。

那檢察官不得不承認說他還有檢察一體,他還有職務移轉權等等等等的,還有就是如果說硬是分配說,按照院方的角度說,你就是分配到這一庭,他那能力就不行了,他沒辦法判重金,他沒辦法辦貪瀆,可是硬塞到那個位子,檢察長將來很多案子就不給他啦。到最後他在這個組裡面,他也會被其他的檢察官,比如說你沒用怎麼在這裡?那這樣子反而製造那個組的運作,其實是不好的。甚至有時候檢察官是要團隊去打仗,那這個你要不要去?這個要不要去?如果是跟大家合不來?所以我是覺得說,我們前半段就是他要經過檢察官會議,那至於那細部部分呢,其實是就是尊重他們內部去調合。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