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回應一下那個尤委員,其實我要講,我要先謝謝他,但是其實我要講的大概兩點:第一個回應他,其實我對檢察官的角色大概就兩塊。檢察官其實他所有的核心呢,這個角色核心,他是司法官的核心是因為他是在偵查,但是這個是事務的分配,機關的事務分配你要搞到這樣一個層次,那問題檢察長他要不要對整體檢察署的工作表現做負責?如果不用,那我相信檢察長一定很不高興,因為就你們決定、你們負責嘛,那更不用講那個複雜的東西,所以我坦白講,我自己對於檢察官的屬性坦白講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法官,但是他也絕對不是行政官,但是到底他是特別的行政官還是特別的司法官,坦白講我自己還不知道,我也不認為很多的國家已經討論出來了。但是,我為了要確保偵查他不要被行政官這樣的一個控制,所以我認為他是司法官,你這樣了解嗎?那至於說要規定在哪個法律,坦白講我不認為那是重點,這個是概念上,偵查是一個檢察官他司法屬性最核心的東西,事務的分配要搞到這樣子嗎?所以我這個是做第一個釐清。

第二個釐清就是說,我其實剛剛一開始我就做了聲明,我認為大家都知道,現實上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那大家就想一個理想的東西,那這裡面都把人性昇華,但是我認為現實不可能有人性昇華,每一個人都人性昇華。第二個,新的制度它肯定要有一個配套的前提條件或者是配套的東西,那或者是說,新的制度它也可能形成出會有一個新的應對或者是弊端或者是後遺症的東西,那大家勢必要把這個東西一併考慮進去,坦白講,對於你們要討論的東西我只是旁觀啦,因為這個也不是我的權限的問題。那我只是要告訴各位,你想了一套的一個制度,你就要去想說,它有沒有可能衍生出,就像說我們檢察官這個要票選、要票選,就形成一個到底票選是要真的選賢與能嗎?那剛剛林法官也知道啊,各地就會再去做結盟,這樣的一個結盟真的是選賢與能嗎?恐怕就不是了嘛。所以大家要知道說,新的一個制度它必然會有新的代價,那這個大家一定要先想清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