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他說他們檢察長很感謝我說他們以前都不知道說要回去開,所以以前法官法通過已經好幾年都沒有在正常運作,這是第一個回應。

第二個回應就是說,因為法務部因應法官法通過有定了一個檢察官會議的一個辦法,檢察官那個會議的辦法裡面的規定是什麼是說,原則上就是說,你檢察官會議通過了之後,你檢察長可以提覆議,提覆議的情況是說,你檢察官會議必須,你如果要就是說,你如果要否決檢察長的那個覆議的決議的話,你要用三分之二的多數。那也就是說,你要絕對的多數才能夠再去把檢察長那個覆議推翻。

所以基本上,檢察長的意志是可以得到貫徹的。你如果連三分之一都沒辦法,都得不到三分之一檢察官的支持,表示說你這個政策可能是有問題的,何況,其實這個我們剛剛在提的那個檢察官基本上不會是像我們講說,他一定是會是要跟檢察長去對抗,何況你按照檢察一體的原則之下,你檢察長還是有指揮監督權,甚至還有個案移轉權等等的,這個不會造成那麼多的疑慮說什麼都沒有辦法運作啦。我覺得我們還是就像尤委員講的,我們還是要相信民主,內部民主、外部民主,尤其檢察官應該是國內高階的公務員,如果大家對他們都沒有信心的話,大家對這個國家也不太會有信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