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好,那我這個提案事實上昨天也提出比較清楚的說明。那針對剛剛林委員他事實上比較一般性的提出說,他是這個就這個部分應該要進行檢討,那我比較明確的提出說,偵查中那些對於人民自由有一些拘束的強制處分的話,應該是一般性的權限事項應該要回歸於法院。那至於這個除了這個一般性的對於人身自由限制外,另外偵查中檢察官對於被告或第三人處於比較私密性的那些身體檢查或者是比較侵入性的身體檢查,那這個部分也應該要由要向法院來聲請建立許可書,而不是自己來做這樣子。

那至於說可能實務上比較關心的是,他可能會影響到某一些急迫的一些強制處分,某一些可能被告可能立刻就要跑了,或者是說,有一些證據要立刻採取的話,這個可以透過某一些緊急的強制處分可以處理。那我也知道說,可能院檢比較大的疑慮在於說可能人力的不足,可是試想,如果我們認為說這樣的權限應該只有法院才可以擁有,法務部在之前的發言,事實上也都承認檢察官不是法官,那這樣的權限事實上只有法官才可以擁有。我們在這裡用一個人力不足的說法來說明說,那很抱歉我們人力不足,那人民你們自己的權利事實上就很不幸我們就只能這樣做,事實上是說不過去的。

那就這部分的話,大致上各國的立法例來看的話,台灣的檢察官在強制處分這個點,事實上,不管其他國家對於檢察官的定位是司法官或是行政官,我們的強制處分權都超過其他國家。那麼之前本組的委員,林鈺雄委員,他的教科書事實上也這樣寫。所以我想這個這件事情的道理蠻清楚的,那唯一就是在於那個資源的部分。那資源部分這個我有特別要強調就是,我們不能以資源不足的這樣子的理由來拒絕人民應該有的權利。說明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