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你講的問題很大,我現在講的蠻大的啦,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多得兩分鐘,不過再說啦。我想令狀原則基本上是所有的憲政法治國家的最基本的原理,我想在座不會有任何人反對。那為什麼要有一個令狀原則?簡單來說為什麼要有一個令狀原則?因為我們不許球員兼裁判,我們也不許未審先判,所以一定要有令狀原則。在法院判決有罪之前,任何人不應該被處罰,這個是一個基本的道理。所以因為被處罰,所以要被關到牢裡面去,那一定要先經過一個法律嚴謹的程序。那為什麼要經過一個法律嚴謹的程序?因為不能夠球員兼裁判,不能夠檢察官其說了就算,所以一定要經過法院審判之後才可以把一個人定罪,然後之後才可以把他關到牢裡面去,這是法治國家基本的原則。

那強制處分這件事情,不管是羈押也好,或者是限制出境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強制處分也好,那個都是對於人身自由、財產的侵犯,理論上來講也應該要經過法院的審查,不能夠球員兼裁判,讓檢察官自己一個人來做指聘。那自己一個人主觀的想法去決定先把你怎麼樣,先關到牢裡面去,羈押或者是先把你的財產扣押,先把你的那個住處搜索,或者是監聽你的電話等等,這些都不可以,原則上也因為這個,也就是在這個道理嘛!令狀原則要的就是一個禁止球員兼裁判跟禁止未審先判的一個道理。所以這是一個法治國家最基本的大原則,不應該被侵犯。那麼站在這個角度底下來看這些問題,我覺得今天像拘提、限制出境,這個都是對於人民自由非常重大的侵犯,拘提是人身自由,限制出境這個是人民的入出國的遷徙自由,特別是在台灣今天越來越國際化的情況底下,不要講說富商權貴經常要出國,其實中下階層到國外去工作的也越來越多,你給他來個限制出境,事實上對他的生計會造成非常重大的影響,所以說這些侵犯要不要令狀原則,我想這個道理是非常清楚、非常簡單的道理。

對人的私密部位的檢查要不要法官許可?這是人性尊嚴的最根本,檢察官在偵查庭裡面叫你把褲子脫下來讓法警檢查你的生殖器的特徵,這個不需要法官許可嗎?我個人是真的非常懷疑。侵入性的身體檢查就更不用講了,這對你身體裡面直接侵入進去,這個要不要法官許可?

剛才那個林達委員講到具保的那個問題,我相信任何人如果想到說他之後可能會被限制出境長達好幾年,台灣目前限制出境是沒有期限限制的,那麼在法院裡面多等待幾小時,我想他絕對會願意的,讓法官來決定,是不是要被限制出境,還是說我今天就是無保釋放?我想他都會接受,這個是利益權衡的問題。

酒駕的那個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也很簡單啊!這是一個輕重失衡的問題嘛,今天要修的是行政法,那個罰鍰的數額要往上提,不能夠讓拒絕酒測的人,因為拒絕吹氣球只要罰九萬塊反而賺到,那你要修罰鍰啊,而不是去犧牲令狀原則,我想這個都很簡單。

那至於最後講到那個行政限制出境,那個是兩件完全不一樣的事情,行政的限制出境,稅捐稽徵法上的那個限制出境,那個我個人認為有違憲的問題,那個再說,那重點是在於說那個是一個行政的問題,刑事處罰跟行政最大的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說,刑事處罰它今天是非價一個人的人格有汙名化的效果,所以在那個過程裡面,你違反了令狀原則,等於是先行就給他侵犯了。但是行政它是一個保全的手段,那完全意義不同,所以兩個走的法治跟原理完全不一樣,我覺得那不應該混為一談,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