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尤委員已經講滿多,也講得滿好的,那我只做一點來補充,那我相信包括限制出境其實都,現行的制度有很多需要修正,包括有沒有即時通知,或是說它事實上是一個比較長期的人身自由的限制,那麼它也應該之後有一些救濟,就像現行的羈押制度。但這都沒有違反說,我們其實整體來看它,事實上還是一個限制人身自由的一個制度,而它應該這樣子的限制,應該是交由比較中立的法官來做,而不是之後可能會跟他在訴訟上對立成為一造當事人的檢察官。

那如果我們今天太講究效率的話,那我們可以把這個邏輯推到極致,我們乾脆也不要審判了,如果事後的救濟就有用、就算數的話,我們也可以讓檢察官做一個有罪、無罪的決定,然後之後讓他上訴,那這不是最有效率嗎?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不會這樣做的原因事實上因為權力需要制衡,人民的權利事實上需要保障,那所以從這個角度而言的話,我們採取一個令狀原則讓人身自由的強制處分,都由法院決定以及或者是會侵害隱私權的那一些身體檢查由法院來決定的話,這是應該道理是蠻理所當然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