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我也建議回應你,你說你資質比較駑鈍,你沒有辦法了解我的那個三權分立跟制衡的問題啦。那基本上我認為說,三權分立是因為,因應過去在我們所謂君主帝王國家,行政、立法、司法都是國王掌控,所以呢,在近代的國家裡面就把它拆成三個單位,三個單位去行使,那國王就是等於只有行政,那剩下有立法跟司法。那權力制衡,是在彼此之間或者是內部,不管是行政,行政部門它可能把它拆開為中央跟地方,或者是哪些權限是歸誰……這個就是相互給它這種,中央要去制衡地方,那在我們司法體系裡面,當然我認為,只要是涉及公平正義的這個方……就是上次我提到的,刑事的司法的任務跟功能到底是要什麼?每一個國家可能設定的地位不一樣,那我當然是把這個檢察官,設定在司法官這樣的一個,司法……所謂機關的這樣一個體系裡面。

那所以任何人,擁有權力的人,不管你是在行政體系裡面,你在司法體系裡面,只要他有權力,他就要被監督,或者是被制衡,所以衍生下來這樣的結果。坦白講,我對林法官的提案,我很有興趣,因為我上次大概也提過了,法官一樣也是權力的擁有者,那我們對於承辦案件的法官,他要羈押的話,那是不是違反剛剛大家講的,無罪推定原則?那要不要給第三個法官來做這樣的一個審查?所以我對這個,我覺得我很有興趣,所以我很希望他的,大家好好來討論,不是只有討論檢察官喔,是連法官也一併來討論嘛,因為大家都是擁有權力者嘛。那基於無罪推定原則,基於這個權力制衡也好,那是不是要給第三個人來做這樣的一個審查?所以我坦白講我對這個是滿有興趣的。

那第二個這個部分我就要講,權力除了制衡以外,另外一個,其實大家剛剛也提到,它有沒有可能救濟制度……被侵害的救濟制度,事實上,我想416條大概已經規定很清楚了,不論具保、責付什麼等等,不只是檢察官啦,包括受命法官、審判長,他做這樣的一個權力的時候,當事人還是可以不服,他還是有所謂再被法院審查,這樣的一個,另外一個機制。

所以到底什麼樣的強制處分,要被所謂的事前的令狀主義?什麼樣的強制處分,要被所謂的由當事人自行決定,他要不要不服去做救濟制度?那我覺得這個其實是值得來討論跟爭辯的。那這個同時我也要講,任何擁有權力的人,不管是檢察官跟法官,我都認為,他應該要來一體被檢討,這個是我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