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這個法官保留原則,那當然是刑事訴訟法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但是人民的身體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他不一定會經過法官,像剛剛講的欠稅者的限制出境,對傳染病者,像SARS那些人你把他關起來,也沒有經過法官嘛。就是說,那刑事訴訟法裡面,到底哪些一定要經過法官,他事實上是一個立法的選擇,比如說拘提跟這個限制出境,其實他所要討論的內涵就不太一樣。像美國的,大家看電視一定會看到,美國的那個警察,他只要查某一個人,認為他的犯罪嫌疑夠的話,他就可以在他的家的外面等他,等他出來以後就把他逮捕了,也沒有經過法官,美國只要有probable cause,他就可以逮捕,所以這個是看你怎麼去設計就對了。

那至於說,像拘提這一部分喔,有很多國家像德國、奧地利、瑞典,這個都可以拘提啦。那檢察官的交保,德國啦,還有那個限制出境,瑞典啦,侵入性的檢查,瑞典也都有類似的規定,就是說,他們並沒有說一定要法官的許可,所以這都是一種立法的選擇就對了。那為什麼是說要做這種選擇性呢?因為他對於就是你期待檢察官的角色,你要扮演什麼角色,每一個國家不一樣啦。有些國家的檢察官,他並沒有像我國這樣子負擔這麼多的偵查的責任嘛,像我國現在食安問題、環保問題都要求我們,或貪瀆問題要求我們檢察官要做很多的工作,你對於檢察官角色的期待,你對於那個法官保留那一部分就會去做一個選擇就對了。

那剛剛林達檢察官也有講到,最重要的其實就是救濟啦。我們一定要對於這個檢察官他自己做的強制處分,要做一個救濟的途徑的設計,這是很重要的。至於說是不是要……一定要事先經過法官,事實上它是一種立法政策的,那我們在國是會議裡面,我們其實不用去討論得那麼細啦。像林法官的提議就是比較抽象一點,我倒是比較贊成啦。我唯一不贊成的就是說,你第一句話應該是可以刪掉的,就是說檢察官不是法官,這一句話其實可以刪,因為我覺得這個沒有邏輯上的關聯,任何的刑事訴訟的強制處分,就包括法官的,我們都是要檢討啦。不是說……我的意思就是說,這是一種立法的選擇,我們在國是會議,不要檢討得太細,但是一個大的方向是要這樣子,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