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不我還沒講完、我還沒講完,不好意思。如果你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那麼法官跟檢察官在權力制衡的這個原則底下,各自有各自的角色,法官不應該去做檢察官的事情,檢察官不應該去做法官的事情,這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上次那個廖委員講到醫生……我們上次開會的時候講到醫生的範例,其實用醫生的範例來講最簡單,我們不會叫神經科的醫生去做外科醫生的事情,不會叫內科醫生去開刀,道理就是這樣子嘛。所以讓檢察官跟法官各司其職,這樣子才能相互制衡,這樣才能夠保障人民的權利。現在回歸令狀原則,或者是法官保留原則,就是這樣的一個道理。

在國外沒有一個國家的檢察官,可以像台灣的檢察官這樣子有這麼大的權力,林達剛才講德國檢察官有拘提權,錯了!德國檢察官對被告沒有拘提權,德國檢察官對於證人也沒有拘提權,德國檢察官傳證人的時候,證人不到可以用罰鍰的方式處罰證人,但是就是不可以拘提證人。德國檢察官原則上只有緊急性的拘提權才有,才可以去拘提被告,這個是各國的通例啦。所以如果你走法國系統的話,這種強制處分權,原則上就要給預審法官,也不是檢察官。

我們當初在清末明初繼受人家的法律的時候,誤用了日本人的概念,所以把預審法官拿掉了,把預審法官的權交給檢察官,以為那是對的,事實上我們錯了一百年,現在把它拉回來,糾正回來,這才是正確的。

那你剛才講到說檢察官不會在偵查庭裡面濫權去脫被告褲子,不好意思,我就開過這種案子,他就是叫被告脫褲子給人家檢查,我在法院裡面也看過法官做過這種事情,就叫法警來檢查被告生殖器,當然門要關起來。我在偵查庭裡面也看過很簡單的通姦案例,因為被告不願意交出他的DNA出來,所以檢察官就強迫被告要交出來,用各種方式、說好說歹,如果不是今天有辯護人在場力擋的話,那個案件裡面的被告就會被迫交出他的毛髮出來,檢察官不會濫權嗎?有權必濫,人性就是這樣子,任何一個位子,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為什麼要權力制衡,原因就在這裡啊。所以我是覺得說,處理這個問題,處理這件事情,我們不要把概念混淆掉,我們就回到最簡單、最簡單、最簡單原來的那個權力制衡的概念去處理就好,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