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這個問題大家剛剛討論了很多,我想有幾點,我還是說明一下,剛剛好像有委員很斬釘截鐵的說,德國的檢察官是沒有拘提被告或證人的權利,其實在他們的法條是有明定的啦,他是可以拘提被告跟證人的喔,這第一點。

第二個喔,其實我們一直談到法官保留,當然我想一般人會認為法官保留是一個比較好的制度,比較維護人權的制度,這個我當然肯定啦,要不然我們憲法規定那麼多法官保留做什麼?可是呢,我也想提醒大家一下,我們希望的由法官來審查,當然是希望什麼?法官除了他居於是一個中立客觀的角色之外,還有他什麼?他慎重,我們當然不希望讓法官來審查了,結果法官變成一個橡皮圖章,那其實沒有意義嘛,其實沒有意義。那偏偏就在這一點上面,他會跟偵查的一些情況有點,有一些不相符啦!譬如說我們剛剛談到很多,像這邊提到的強制處分,其實強制處分非常多種,有嚴重的,有比較輕微的,那我們是不是用同一個標準來設定它呢?

那第二個,由法官保留,那其實我想請問的是說,那裡面哪一些是要法官不但是保留,而且他必須是要開庭的?還是說,有些法官保留其實只要法官書面審就可以了。那哪些是要法官要開庭的?譬如說像我們剛剛談到的,我不曉得大家是不是這個意思喔,好像是說限制出境跟交保,那以後是不是這類型的強制處分,不單單是要法官保留,而且是要法官開庭的,那我覺得這個要釐清楚,大家要講清楚,否則單獨只用一個法官保留沒有太大的意義啦!

還有接下來的問題當然就是,法官的事前保留跟事後的救濟,還有檢察官無可避免的一些緊急的應變,這三者的關係是怎麼樣?我覺得這個不是單純的只是從說這個,這個國家就要提供人力,就要提供資源啦。我覺得如果喔,沒把這個分清楚,通通只用一套的話,那個將來那個法官的案件量會非常的大。其實喔,我們今天應該有司法院的代表在場嘛,我都很想問一下,如果就是照這樣的提案,甚至很廣泛的法官保留的話,到底我們司法院這個,這個負擔得了嗎?還是變成他負擔不了,讓案件一直積在那邊,這反而沒有辦法解決問題。

最後我還是必須提一個,法官保留不代表就不會出錯,就不會侵犯人權,所以法官做出來的決定以後,是不是還有救濟?譬如說將來抗告,那我們抗告到哪邊?抗告到高院,我知道另外一組還說我們要採金字塔型的訴訟結構,那將來的高院,理論上人就會比較少,資源也比較少,那我們說抗告上去,高院負擔得了嗎?那如果高院負擔不了,那我們應該向誰救濟呢?我覺得這都是一個必須通盤考量的結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