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針對兩點來加以回應,就是一個,剛剛那個林達檢察官,林達委員一直在講說會有十幾萬件的具保之後會淹沒法院,我想這事實上是可能誇大其辭,可能那十幾萬其實可能的問題是,有一些案件根本不應該具保,他到底有沒有具有羈押的要件,就是那個犯罪嫌疑重大,以及他事實上起碼有一些羈押的原因,這個事實上都值得質疑這樣。

那另外,其實我會覺得,剛剛的討論似乎都有一點,覺得說啊反正檢察官會濫權,法官也會濫權,那乾脆我們事實上檢察官自己做好了,那我們可不可以把這個邏輯進一步往下推是,法官也有冤判的可能性,所以我們之後乾脆讓檢察官判了,反正之後有救濟就可以了。權力該給誰來做監督、來制衡,這事實上應該是蠻清楚的。那我會覺得說如果今天就是……其實在我看來,法官界、司法院這邊事實上應該要支持這個提案,那為什麼呢?它事實上……剛剛反對的人邏輯是滿清楚嘛,他事實上就是想要恐嚇法官,欸你如果接受這個提案的話,之後會有一大堆的案子,你會淹沒。那可是我們如果仔細去考慮到說,如果他要把案件送到法院,他書記官也要整卷、檢察官也要整卷,這些整卷的工作事實上就會讓檢察官進一步去思考說,他到底有沒有送法院具保的必要性?他搞不好這個東西他自始就不要送,他自己就會篩選掉,所以那個案件量絕對不會有之前那個十三萬那麼多。

那另外在於說這個,用檢察官會濫權、法官也會濫權,所以我們檢察官自己決定了,我覺得他事實上是一種侮辱性的講法,那我不知道司法院跟法官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說法,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