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聽到那個楊委員剛才這樣子講,我是有點訝異啦,待會如果楊委員可以指教的話,把條文具體唸一下。因為其實我看到的資料,剛好今天資料沒帶過來啦,不好跟你切磋。那個我看到的資料裡面,看起來德國的檢察官最多就緊急拘提而已啊,但是一般性的那個逮捕……一般性的拘提權力還是要由法院來才可以啊,這是民主國家的通例嘛,要遵守令狀原則啊。那那個至於說,法院會負荷不來嗎?我覺得這個邏輯根本不通嘛,為什麼?因為人身自由是人的所有的自由裡面最重要的一塊,而守護人身自由這個本來就是法院最基本的義務,也是憲法賦予法院最重要的職責,那今天講說我們人力不堪負荷,如果你真的因為人力不堪負荷沒辦法擔負這個職責,那麼要想考慮可能是人力資源要增加,其他資源要增加或配給,但是絕對都不可能去把這塊責任給推卸掉。所以我是覺得說,人身自由這一塊我們無法處理……拘提這一塊我們無法處理,所以我們法院就不要去處理拘提的令狀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恐怕是有虧憲法賦予法院的職守。我想補充就到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