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尤委員節錄的話太快了,我不是全部反對,我是說我們要,因為令狀主義跟法官保留從法官的角度我們是支持的,只是說一個制度要提出、要施行,因為強制處分的種類有好多種,他的密度跟強度都不一樣,都不一樣,那因為我們現在沒辦法評估說,現行的案件量跟每一個強制處分處理的情形,其實這裡會涉及到法律衡平的問題,那跟人權剝奪,其實如果公益大於私權的話,那還是會有甚至人權的問題啊,所以我們不是說因為這樣子法官就不保護人權,不是。而是依照現行的狀況,譬如說光是拘提的案件,一天,光是每天有多少的偵查中案件,被告沒有到,要拘提的,那個量我們現在是無法評估的,那其他的你說很,侵入性的那個處分,那個量很少。

那剛剛蔡委員有問我說,我們法官值班是怎麼值班,我跟各位報告,大家都罵法官是恐龍,可是所有案子都全部要法官辦。我跟各位說,值班法官就只有一位,剛剛問說醫院裡面,有各分科、有分科值班,那不同狀況不同人處理,我跟各位報告,就只有一位,人力上就只有一位法官。現在強制處分庭,大法院有強制處分庭,小法院沒有強制處分庭,那沒有強制處分庭的法院呢,就是法官輪流,像我們台中地院,那後來分開了,台中是民、刑庭法官全部照輪、照輪,民庭的法官也要來輪值班,各位想,這法官是萬能的啊?今天這個案子是貪瀆、今天這個案子可能是少年、今天這個案子可能是重金,都要做決定,沒有一個法官全能的啦,各位都把他想像是萬能的法官,我是想的是實際上面,我們要怎麼樣、如果實際上我們沒有辦法做到很好,那個對被告人權還是侵害啊、還是侵害。

所以我的提議是說,依照林孟皇法官的這個比較綜合性的去檢討,然後去針對說每一個處分的保護的強度,跟要實施的審查密度,我們再來做詳細的規劃,這樣子對整個法治的推展、對人權的保障,都是比較周延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