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再從實務觀點提出兩點,第一個就是說,如果交保跟限制出境改為要向法官聲請,檢察官會不會減少數量,我想這個減少的可能、那個數字並不會很多啦,因為我們真的很怕被告跑掉,就是說你被告只要從搜索的階段,我們就希望被告不要跑掉啦,一直到什麼,執行的時候,到執行的時候也不希望他跑掉。那你交保,交保金其實也是這樣,你如果沒有交保的話,那將來他在執行的時候他人不來,或者是說他被判罰金,我們至少還有交保金可以去抵充嘛,所以我們檢察官的立場還是一定還是會聲請啦,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說,送到法官那邊去,並不是只有值班的問題,因為現在法院組織法有規定嘛,你有審過強制處分之後,你對於本案的審判要迴避,那這個問題也會造成,如果你大量的,就是說所有強制處分你都全部都由法官去審的話,將來本案審判的時候你可能會找不到法官,像小的法院可能會找不到法官,這個也是實務的一個問題啦。所以我一直認為就是說,強制處分我們真的要去細分啦,就是說它的強度,是不是所有的強制處分全部都要法官保留,這確實是不應該所有的全部都要,因為不然做不到就對了,這個是我再強調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