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具保的,一般跟緊急,一般跟緊急就現行的法律的話,大致上比較清楚的就是監聽,監聽有分一般監聽跟緊急監聽。緊急監聽,一般監聽的話就是檢察官認為有監聽必要的話,那他沒有,他先跟法官聲請,然後監聽票下來之後他再進行這樣。那緊急監聽的話,就是符合某一些特定的犯罪類型,有一些緊急情況的話,他可以先做,但是他要做完之後要立刻去跟法院來聲請審查這樣子。

那在現行的刑事訴訟法其實也有就搜索的部份的話,其實也有分一般跟緊急,當然現行的搜索的條文其實還有檢討之餘啦,但是那種一般跟緊急現行的法制也有,外國的法制上大致也是採取這樣的方式來進行。

那就剛剛尤委員所建議的,我也同意把它放到、合併到林委員的那個提案來做例示。不過其實方向很清楚啦,就是限制人身自由這個部分事實上它應該是由法官保留,這件事應該是滿清楚的;那別的不說,就以這個搜索,搜索所牽涉到的是人的隱私跟財產,它已經分一般跟緊急了,那我看不出來任何理由是我們牽涉到人身自由的部分的話不能分一般跟緊急的方式來處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