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非常同意就是說類型化來處理,那我目前比較熟悉的是民意代表就立法委員這一部分,那我發覺就是說,我們是規定說要有這個遊說專區,然後會有那個實際登錄,可是就你會發覺說,現在登錄的人越來越少,我就不知道這個到底是為什麼、在執行上有什麼問題。

那第二個就是說,事實上在立法院呢,你人民也可以請願,然後遊說跟請願是分開的。可是其實是有時候你會發現,其實遊說跟請願沒有什麼很大的差別,那所以我就可以用請願去get by這個遊說,因為請願你不需要說像這樣子登錄。所以我不知道就是說,就會變成說有一些去請願了,可是你並沒有在政策的遊說專區去登錄。

另外就是說,我們這樣的一個遊說法是不是真正的規範了我們想要規範的,因為就是說,我們會發現就是說,那真正在登錄的就是一些NGO或什麼一些團體,可是真正的我們想要規範的可能有金錢那個的,因為NGO這些都沒有錢了嘛,不可能有任何的金錢的問題。那反而是一些我們所謂的金錢或財團這些的問題,可是他們從來不會說在那裡登錄然後去遊說,他們有其他的管道。所以我不知道就是說,那我們遊說法是不是真正的規範了我們想要規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