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早,有關於這個目前剛剛廉政署報告的部分,抱歉我有點晚到。那剛剛我聽到……我們剛剛志潔跟我們秀端老師的發言,我想說一下就是說我們目前,因為這個所謂的「遊說」的定義也許是需要先去了解,就是因為我這些年參與非常多的有關於廉政的評比,大概是這樣子,但是當中呢,請託關說當然是我們廉政署這些年非常努力的方向,所以第一點就是說,我們對「遊說」,因為我每次去看,也的確奇怪,因為我們大家不知道是刻板印象還是所謂的真實的印象,我們覺得各級民代他去「關心」跟「關說」這是兩件事情,所以也許我們需要去界定所謂的「遊說」的概念,還有這個遊說跟其他國家的比較,我想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第二個就是說,以這個所謂的統合性的政府倫理法治來講的話,因為台灣並沒有這一部法,所以呢,我們很多的有關各種不同類型的公務人員、有關ethic的規範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那麼在其他的國家,如果我們看先進國家的一個趨勢來看,凡是受有國家俸給的文武官員,甚至包含到所謂的我們去他可能是接受公權力委託去執行幫我們拖吊車那一類的,那其實基本上都受規範,所以這規範當然我非常同意就是說,我們剛才有幾位委員有提到,你要不要類型化。但是呢,基本上你有一個涵蓋面就是大家都應該放在裡面的概念,那目前的部分大概這部分比較少。

第三個就是說,有關於我們公職人員的這個部分,公職人員其實你要分成一類是政務官,一類是他真的是因為選舉出來的。那麼如果政務官的話,以各國的趨勢,它當然就是擺在就是所謂的公務員倫理法裡面。但是有關於民意代表的地方,它涉及到就是說,民主政治它的一個界線,那我不是說不要規範,而是說你那個界線大概是在什麼地方,它要等同於所有的公務人員,或是擴大等同於政務官,還是它是屬於另外一類的單獨立法,那這每個國家狀況不太一樣,有的國家是放在一起,有的國家是個別的立法。

那還有第四個就是,我們其實長期一直長期在講,為什麼有關於我們各級民代,特別是國會的一個倫理規範進不去,那當然涉及到說,這個除非大概是公民社會的力量,不然的話,這個我們目前包含這個立法委員職權行使法等等,這當中其實有一些規範大概它不會自己去修,我想是提供幾個我這些年的一個觀察,給各位參考。那當然我想,廉政署這邊其實很努力的要去、他們把這個列為指標,可是登錄就是零嘛,因為大家都說我叫「關心」,所以我是想說,如果關說是代表強迫要這個機關幹什麼,那叫遊說;但如果我只是來了解一下,那我想我們可能就不適合把它認為它叫做遊說,也許啦,我的意思是說可能這個界限上面要稍微大家要討論或者是有共識,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