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我覺得是一個態度問題啦,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司法改革會大家都很重視嘛,那主席也特別講說到底是分寸跟角度是怎麼樣。因為在座也有很多我們在座的行政官員列席,如果說因為行政官員最了解的一些實施的,一些具體的一些程序是有哪裡需要改的。當然由我們外圍人所提出來的常常只是一個輿情啦,或者說常識,碰到一些現象。那如果說行政部門能夠更積極,那因為這個是改革也是一個平台,那經過這樣一個大家形成的共識跟討論,反而可以助長原來想改革的,以這樣的平台去推動。那今天我們聽到的報告,可能是時間比較短,但也沒有看到廉政署本身這樣的企圖心,比如說你內部的一個程序效率如何去強化,或者是各部會能夠賦予你更多的一些相關應有的權限,或是說,哪一些法,剛剛也有提到一些公務人員所產生的法啦……或者是遊說法等等哪些東西有可能要改,如果你透漏一些的時候,並不是說學界自己都提出來你才決定被動要來幫忙。

比如說,我是有看到了這個廉政的一些現象,因為廉政這個東西是一刀兩刃的,它到底是一個針對性或是普遍性?越是共產國家,以前就是政治鬥爭,它後來把你套上一個貪污啊,你看共產國家,這個已經是含冤莫名啊,那台灣也是有這種現象,其實我們有看到了改朝換代,我所認識的中央部會有一位負責主計長,他說之前的那個改朝換代的時候,他們查帳查到非常細啊,到處去查,所以很多政務官再回來都被入獄了,那是不是有些針對性?那廉政單位是一種普遍去查,還是怎麼樣。那有一些地方的縣市,縣市的首長,大概大家都很清楚,那個九二一的時候,中部有一位縣長被移送法辦,那被移送法辦以後,經過了十年,到好像去年的時候,全部判無罪了。有一次我碰到他說,某某縣長你現在判無罪是不是你都司法回復你正義了?他說,司法回復我正義了,但是我政治生涯破產了。他過去十幾年來每個人都罵他,那即使是說現在判他無罪,也沒人曉得他無罪,總是說他不曉得是因為透過後來慢慢去洗洗到沒有的。所以又有人在談,前陣子不是有一些被移送法辦的縣市長來開一個怎麼樣回復他們的正義,或是說國家賠償等等。

那我覺得說趁這個機會,司改的過程怎麼樣讓我們的廉政署確立他一個國家一個廉政推展的形象,然後他辦案的程序,內部也有一些principle產生。他需要這一些工具、法令,趁這個機會整個提出來,然後建立它,等於是說配合國家整個現代化需要的一個法治,而不是受一些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操縱。因為他如果說,你如果沒有這樣建立的話,很多人很擔心莫名其妙,我就看到很多從中央到地方,有些人即使被移送法辦了,他可以透過各種檢調或者什麼單位,他就把它變成那個案子又不起訴也有。所以廉政署在台灣社會的形象要建立起來,我覺得今天如果司法改革你不提出改革,或者說好像大家這個案子討論個五分鐘、十分鐘就過了的話,那我們對這社會也很難交代。我希望說是不是也用比較正面的角度,剛剛既然主席裁決或者次長這樣提的話,是不是下次會議的時候,你想想你們要怎麼改革,那也有給我們一些準備我們書面閱讀的話,大家配合好,讓廉政署有機會把整個社會形象提高起來發揮它的效力,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