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早安,那關於這個強化防逃機制這個議題,那我之前有提書面意見,那請各位委員可以參考。那最主要的,我最主要的重點是,我們在確定判決的被告沒有落實執行,那這個部分的確有再強化的必要,這個我個人是肯定的。可是是不是用羈押為手段呢?這個部分個人是有一點疑慮的。那最主要的是說,因為之前所提出來的是說,這個若判有罪就要羈押,那判有罪這個羈押其實基本上它有違反我們的目前訴訟法所規定的無罪推定原則。那之前再看法務部的資料的時候,它有提到說,要去修正這個刑事訴訟法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無罪推定的這一個規定。可是事實上修了這個規定呢,它可能會跟我們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十四條第二項所規定的,它是規定說受刑事控告之人未經依法確定有罪以前應假定無罪。這個部分可能是有違背了啦,那因為我們兩公約已經入法了,那這個部分是不是有違憲?那其實我個人是有一些疑慮的啦。

那關於所提到說,因為法務部的法案裡面有提到說,宣示判決是不是除了案情繁雜的話要在辯論終結當日就要做的這個部分,這個我也有一些疑慮。因為其實我們做調查的話,我們在審理的時候,其實要調查證據,要等到證據都調查完了,合議庭才評議。那你要說當庭就可以去宣判,那這個部分可能沒有考慮到那個合議庭評議的問題,那這個可能會有未審先判的問題。那這個部分我也覺得這個是有一些疑慮的。

那另外關於我們現行法的三百一十二,關於那個宣判時候被告不到庭的規定,它其實是規定「被告雖然不到庭亦可為之」,所以事實上是說,我們不是規定被告可以不到庭,它還是要到庭,所以在我們審判實務上,事實上還是有被告會到庭的。那剛剛有提到,法務部報告提到說,我一直不太能夠認同對空氣宣判,因為我們還有其他的人。其實法庭上還有其他的人在,那其實被告有到,其實告訴人也是會到,所以那個不見得是這樣子這麼簡化這一件事情。

那關於宣判的判決法官是不是要始終參與這一個問題。那其實在日本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裡面,它也是規定開庭後法官是可以更易的。開庭後法官要更新審判程序,但判決宣告它是不在此限的,所以日本規定其實跟我們現行法是相同的。所以我肯定說防逃有它的必要,可是羈押不是一個、用有罪羈押來講,它不是一個唯一的手段。因為我看了司法院的報告資料裡面,其實被告會逃亡的是在判決確定以後的比例比較高,那在宣示判決之後的比例其實是低的。那當我們認為有罪就要羈押的話,那可能會有流刺網的問題,你等於是把一桿人一網打盡,那這樣子的方式是不是妥適,也是值得我們去深思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