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對於陳委員剛才講的一部分我必須要回應一下。我同意陳委員所講的,不管任何在我們訴訟上,不管在任何一個環節都以人為本,這個我絕對同意,那所以至少在我的法庭上,我們會喜歡希望傾聽,不管是檢察官或是自訴人或是被告的聲音,其實我們都希望傾聽。那剛剛提到是說,在法庭上都聽辯護人我想這個是有誤會,那現在法庭上被告會比較少講話,是他有辯護人的時候,是被告都希望是辯護人幫他講話,因為他怕講錯話。那我們其實很多時候都希望是被告自己陳述,可是在刑事訴訟法上,在我們對被告的保護是他有緘默的權利,所以當他不陳述的時候,我們是不可以要求他一定要陳述的啦,所以這個我一定要做一個澄清。

那另外剛剛提到說宣判的問題,其實我們也希望宣判的時候,所有相關的當事人都來,不管是檢察官、不管是被告、不管是告訴人都可以來知道說我法院給你的結果,當我辯論終結之後,我們評議所有資料的審查之後,我給你的結果是什麼,我當然也希望。不過在現行上,因為他不見得會到庭,甚至有一些被告他可能會預期宣判結果對他不利,所以他就不會到庭。那剛剛提到的是說,如果我強制他一定要到庭,我認為你一定要到庭,然後到庭的結果可能是我判了有罪,他可能要被羈押這件事情,我第一個下來擔心的是,他會不會就不來了,所以他會預期到這樣的結果,那這個是我擔心,那這個是在、因為我們理想很高,可是人性也是要考慮的,在我們實務上都會講到這些問題。所以我才會提到是說,在宣判上,因為我剛剛講的意見只是說,因為法務部本來的草案裡、它的意見裡面是要把三百一十二條得不到庭這個刪掉,那我認為說,其實現在的規定是我不到庭也要宣判,不是他不到庭我們就不要宣判。

那至於說要如何去修正這個部分,比如說那個司法院這邊已經有一些草案了,這個部分我剛剛……其實我針對今天的這個議題我自己也有提出一個提案啦,那大致上其實可能也是大概是這個方向啦,那所以我認為,還是可以再做一些討論的、大家可以再深思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