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要強化防逃應該都是沒有任何爭議的。現在問題就是說,我覺得要講清楚就是說,防逃這件事的程序跟啟動,怎麼啟動?事實上,一個被告被判有罪確定,我們先不要講說前審的有罪判決,就是那個確定有罪判決之後,那怎麼樣讓他到案來接受法律制裁?這個權責是誰?這個權責是地檢署的執行科啊。所以這個邏輯要講清楚,就是說,我們不是說誰的責任、誰……可是在事理上,它就是執行的概念,所以執行不到,我們才說我們要強化防逃。

所以我要講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說法官就把他羈押,那法官羈押,請問誰來聲請?這個應該--我的意思就是說,應該把檢察官的權責裡面,關於執行的部分,他要……譬如說他要專責、他要提前啟動,當這案子快要確定的時候,執行科就要先進場,決定說那可能他有跑掉的……假設他認為有必要,他就要去聲請羈押。這個啟動的程序是在地檢署的執行科,我認為要強化這個,法官是當檢察官認有必要的時候,他要去做這個判斷,不管是要羈押還是羈押替代措施,法官當然有更強的意識說,他要認真去審酌關於人身自由或其他自由的限制,他要做什麼樣的判斷;可是啟動這個限制的要求的,應該是執行科的概念。我的邏輯是這樣啦,而不是說法官要面對判了之後跑掉了,法官不會管人家跑不跑掉的,現行制度是這樣。那如果當然我們有一天說,法官也要包把這個人抓起來,那我也沒意見,可是現行制度就是這樣。

所以我覺得是要提醒就是說,法務部要強化執行科的這個權能,就是說是他要提……像剛剛許法官提到的就是說,賦予檢察官在判決確定後、卷宗送交檢察官前,就可以逕行拘提,那這個到底是承辦檢察官,也就是公訴檢察官、蒞庭檢察官,還是執行的檢察官?這個法務部要去協商清楚。就是說,案件到了一個程度之後,他執行的觀念就要進來,那才有他去向法院聲請,不然法官會變成說,要判不判的時候就應該抉擇把他抓起來了,那這個法官的公正審判是會被挑戰跟質疑的,這是兩個不一樣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