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黃委員。但這裡剛剛因為我們剛才許委員提到了就是說,它其中……被告經宣判一定刑度以上重罪時,法院應重新審查被告有逃亡……而應予羈押之必要嘛。這是法院主動,還是要經檢察官?其實剛剛我已經提醒就是說,實際上……剛剛我想,如果照黃委員講法,其實是比較完整,就是說,其實是蒞庭檢察官到執行科,但因為執行科它不可能馬上知道這個答案嘛,他也不蒞庭也不知道可能會判有罪,那怎樣在實務上,就是說,終結罪……落實司法正義,不要讓他……那個人被判有罪能夠執行嘛。那怎麼避免?所以我剛才才提到就是說,如果你等他判決確定,判決確定後,其實辯論終結他已經知道答案了啦,等到判決確定他可能已經不在台灣了啦。那怎樣具有一個更有效的連結?那除了羈押,有其他什麼手段?就對人民的期待說,你就政府、就司法部門,司法部門包括司法院、包括法務部、包括整個政府,你就是種種你就幫我負責把這個事情搞定就對了。這是人民的聲音就是這樣而已。

所以我希望說,法務部或者司法院,兩個部會……院部能夠提出一個具體有效的在到底怎麼樣啟動,那要修什麼法能夠落實防逃?我想防逃是對台灣人民來講是心中很大的痛。那余委員有意見?請余委員再來盧委員,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