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很高興這件事終於有一些進展。法務部從94年開始就有提草案給司法院到現在,不過這幾年來很樂見司法院有跨出一步,不然的話,在過去都是警政署跟法務部檢察署在做「人肉的監獄」。

那剛剛有提到說,到底羈押防逃到底誰該來做?如果真的要到確定的話,剛才如主席講的話,確定的時候已經跑掉了啦。所以說在判決之後再用什麼卷宗再來……那個其實過去也有人提案,但是那個無法解決現狀。我們現在其實大多數「大咖」--雖然統計表上面寫的很多都是確定的案子,但「大咖」都是在判決確定前跑掉,這人民無感嘛。那造成就是說常常就是人跑掉之後,院檢之間就互槓,這對司法是一個傷害。那因此……現狀還有一個問題喔,檢察官在審理中是沒有聲請羈押的權限的,沒有權力喔。在審理之後統統是法官的事情,檢察官沒有權力,有的話也不過就是建議,所以法官就算是不押或者是……那個的話,檢察官沒有抗告的權力。因此呢,這部分的話,我比較建議說,司法院這一部分能夠讓檢察官在審理中對羈押與否也有一個聲請權。

剛剛另外提到就是說,替代防逃,要羈押這件事,其實應該要保存羈押,跟羈押的替代措施兩個制度上面去做調和,而不是只有單單地從羈押,用取代羈押的制度來處理。所以應該是在兩個制度上面去做權衡的配套的修法。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