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針對這個部分,是不是余委員您待會提出一個案子好不好?那大家沒有反對嘛?有需要附議嗎?我想沒有我們就請待會林委員一起處理好不好?就是說,基本上就是說在審判期間,檢察官得聲請提出羈押,是不是可行的方案?因為……我再強調一次,對那些重犯,他跑了還可以回來啦,就我已經辯論終結或即將判刑嘛,我就先跑嘛,有罪我就永遠不回來了嘛,沒罪再回來就好了嘛,他怎麼會留在台灣等你宣判呢,這是不可能的啦。如果他想跑,他不會等宣判嘛,他可以離開台灣,再回來……就算偷渡他也可以再回來;對他來講,他既能偷渡就可以偷渡回來啦,所以他一定會離開的。所以我覺得判定……我們所謂的判決確定,對於那些壞人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人民無感嘛,所以我想這個是……那,那個盧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