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那那個……就是我覺得防逃這個問題,真的確實不是所謂的判決確定之後啦。所以法務部它提的那個保全羈押的規定,你看它其實就是在第一審的時候它就想要啟動這個東西。那這個……我先講一下,就是說,法務部的這個方案以及它的理由裡面,它都有提到那個外國立法例,但是我真的覺得你對於外國立法例你是錯誤的,尤其德國那個部分,你真的是錯的理解這樣子。所以這個可能請法務部還要再……你要在修法的時候,那個外國立法例的理解可能要留意一下。

那再來就是說,法務部提到的那些會……就是說那些例子去逃亡,大家有沒有看到,都是那個經濟犯罪的?然後都不是那種殺人啦、什麼什麼這種。那也就是說,這樣的人,他其實更有可能性,因為他有資源、他有外國護照什麼等等的,外國有房地產什麼,所以他其實是逃亡的那個所謂的危險因子是很高的。那為什麼這些人在那個……就是說,他在偵查甚至審判、一審的時候,你沒有去依這個原有的羈押的這個……就是說他是有逃亡之虞,原有的這個羈押制度你就去聲請羈押這樣子,那你現在還要再增訂一個所謂的保全羈押的制度,那這個會不會重疊這樣子?會不會是一個重疊的機制這樣子?這個就是也是請主管機關要考量。

那再來,想講的就是說,包括我們那個許法官就是說一直強調說,因為羈押這件事情它人身自由的剝奪比較嚴重,然後它可能會跟無罪推定之間產生衝突,所以要謹慎地運用,所以其實那個替代的措施可能才是一個更需要去討論的。但是我們在法務部的這個報告裡面,就是沒有去很具體地看到你想採取什麼樣的替代措施?但是在報告裡面有看到說,你們有去講那個防逃要點,然後動用了司法警察、什麼樣什麼樣的人力,太耗費這個人力。那到時候如果我們是希望說有比較多的替代措施的話,那這時候就不會耗費到司法警察的人力嗎?可能還是一樣會耗費到司法警察的人力,那這個問題要怎麼解決?這個我就是覺得在這個報告裡面沒有去很具體地看到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