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以及各位委員,我提議一點個人的意見,就是在我們無罪推定的原則之下,那我們刑事訴訟法依然有一百零一條,那條文是說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的時候可以羈押之。那我想無罪推定這個是一個重要的國際原則,這一點我贊成,但是在無罪確定原則之下能不能進行羈押,我認為這是下一個、另外一個層次的問題的討論。那我們現實發生的問題就會是很多的被告他其實比較通常的時間點是辯論終結的那一次、辯論庭的那一次。他辯論終結完,其實有罪、無罪,我想證據全部都呈現之後,他大概就已經可以判斷,大概法院的心證可能會是有罪或無罪,那如果這是最後一審,有時候可能就會確定了,這時候還不跑,我想大概是人情上難以期待的一個事情。那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那我也贊成司法院的意見是說,我們羈押是一個最後的手段,那這個也是我們大法官解釋或者國際公約上一個要求,這個都是贊成的,但是,所以我們討論應該是,其實我認為是有交集的地方是說,羈押是最後的手段,但是不能成為唯一的手段,所以我們要有替代方案。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說,當案件辯論終結了,那可能被告即將可能面臨有罪判決的時候,那例如說一定的條件之下,他所受的徒刑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死刑、無期徒刑,這時候再不跑,這個被告,算一算,假設他平均餘命不到十年了,那當然跑。那因此,在這個情況下,我的個人的看法是說,我們的一百零一條是羈押的條件上、羈押的要件上,我們其實現在就只有這個規範,被告有逃亡之虞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進行羈押。那要不要再增加一個說,在辯論終結或是什麼樣一個,到確定這個時間我想真的是有點晚,那在什麼樣的時間點,法院能夠再斟酌說這個逃亡之虞已經相當很大幅度的提高了,那已經經過證據的調查完畢之後,事實已經釐清了,這時候要不要進行羈押的手段,應該是一個考慮。

那另外一個點是說,逃亡,意見裡面好像有提到是說逃亡是沒有成本的。逃亡是沒有成本的,我這一個案件應該要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我跑了,我跑成功是我賺到;我跑失敗,本來就要進去關。那我們怎麼樣給他一個阻力,我們給他一個你如果有罪潛逃了,那是不是一個逃亡的一個罪名?要不要再增加這一個部分,降低他逃亡的誘因,那這也許也是一個思考的方向。以上的意見僅供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