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只是回應一件事,我覺得有一個問題我還是想釐清一下。法院它畢竟是中立法院,所以它必須、它還是一個我們要維持一個公平、中立法院的立場,這是司法的本質,那這也是法官的本質。那剛剛提到說,如果他有在、其實剛剛所提到的,那些經濟犯罪或重罪的,其實在檢察官偵查的時候都會申請羈押,那申請羈押的時候其實大部分的法官、大部分的案子其實都會參照它,因為這麼重的罪。那還有重罪所以他可能有逃亡,逃亡加上有事實之虞,不是只有比如說我要逃亡之虞就可以,是要有事實可以認定,要加上那個事實。那我們加上那個事實可能就會羈押,可是當我認為他沒有羈押的必要的時候,其實都會高額保,所以你們看一下,在實務上就會看到保額越來越高,所以高額保。我想它本來就是有原先替代的處分在,那在我審理的過程裡面有隨著訴訟程序的進行,如果有一些可能羈押的原因要出現的時候,其實這個部分我要講,如果檢察官有提出事證出來,其實法院會重新斟酌的。

那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法院畢竟是被動的,我們其實是檢察官、檢察官是主動的,那被告、辯護人那邊也可以提出事證,那我們必須斟酌所有事證我們再重新去審酌。那如果在這個整個的、因為它是滾動式的,其實從我繁屬以後、我受理以後,到整個確定之前,它是一個滾動式的。在這個裡面,如果有新的事由出現,認為我原來的所謂的沒有羈押,或所謂的這些替代處分,那個強制處分是不足的,那我們本來會重新再去審酌。那這個部分其實是需要兩造去提出來資料的,那檢察官如果提出來資料,我們是會審酌的喔,不會不會不審酌,因為法官也必須去斟酌,不會當然就是說我不理你喔,這一點我一定要澄清。

那所以其實檢察官有沒有聲請權,其實是沒有很重要的。因為檢察官如果有要聲請權,那我們是不是也要賦予自訴人也要聲請權?這個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的當事人,自訴案件當事人是自訴的嘛,所以這個都要一併去考量的。所以我的意見是說,防逃是大家的共識,可是在防逃的這個機制上,我覺得人權的保障也要去做一個衡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