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個主席語重心長的建議,那我最後一句話補充。因為個人跟潛逃的林克穎先生,一位英國的印度商人糾纏了大概四年,現在還在上訴中,也就是說請大家做這個決議的時候能考量一點,因為台灣的國際外交處境跟一般的國家是不一樣的,就是一般的國家它可以透過正式的引渡或者是司法互助的管道,把潛逃的人就是再引渡回來,可是台灣沒有辦法。所以我們在前階段的手段上,可能在各利益的權衡上要、就是說我們當然參考外國法,我覺得非常好,但是國際的現實你不能不管。就是說一般外國法有這樣子的規範,是因為它事後有非常強的其他引渡跟司法互助的機制,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如果你曾經親身參與過,你看到法務部的同仁那麼辛苦地去想辦法要簽備忘錄,然後要突破各種外交障礙,這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事情。你看這個人他已經判決確定,然後到現在還在英國糾纏不清。那事實上,引渡也沒有實益了啦,因為他判了刑,就他現在在英國也在關,我覺得我們能夠讓他在英國關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然後英國從來沒有否定我們的司法主權,也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就是請大家在做討論的時候,可能就這個引渡跟這個羈押防逃這個議題要考量到我國現實的外交處境,因為跟其他國家是不一樣的,那以上補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