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但我了解就是說,可以就有到場……這樣的……大概語意上是非常明確啦,但我們今天要討論的這個主題,我再提醒我們討論的主題叫做防逃機制嘛,就是說台灣現在我們今天司改的最重要問題是因為,人民對於我們被判重罪、三年以上徒刑的人潛逃,覺得非常……覺得無法落實台灣的司法正義嘛,那如果我們訂這一條當然你就說要求要這樣,當然也沒什麼不好,但對於我們剛才講的主要……我們公布這樣的決議,我想民眾看到了會覺得……如果他對法律有一點認識他一定覺得……啊請問你規定的這兩條、三條以後,對於你剛剛講的那個目的—防逃,有什麼具體的幫助嗎?或成效?

我剛剛講如果一百零八年,我們再去檢視台灣還是年底十二月三十號我們去檢視,我們還是防逃、逃亡人數還是這樣一千個人,那人民會覺得我們今天決議完全……付諸流水嘛。我是希望說司法院跟法務部能夠就這個部分,我並不反對,只是那個……沒有影響、沒有決定性的影響啦就怎樣能夠決定性影響?落實司法正義?那蔡委員還有意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