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就是有關於目前的那個……有關於強化防逃制度,還有我們本組決議的……要去回應的部分齁,我的幾個建議就是:第一個,當然剛剛……在我們現在已經在初步決議的地方,就有不同的委員提到說,那其實如果……包含主席提到的如果說我們訂出來結果是說要當場宣告喔,那去宣告的時候結果那個……當然去……我就是到場以後我就會被羈押,我當然不要去喔,那這是一個,這是從一個實際上、法的執行上來講齁,但是我在想的是說,其實我們在做這個決議的部分,其實剛剛召集人一直有提到這件事情,當然我還是很同意就是說,我們不只是說考慮到他這個法修訂以後的結果,而是我們怎麼樣回應社會對我們這一組的期待,所以我的一個具體建議是說,如果我們覺得這個還是交由主管機關去思考很多綜合的因素,到底最後結果出來是要訂還是不要訂?好,那我覺得我們這一組是不是有可能考慮就是說,我們即使給了這樣一個空間,我們還是可能希望能夠有一個時間性,它多少日期或是說幾個月內提出說它最後……檢討以後的結果。那檢討以後的結果我們當然相信主管機關一定是基於所謂的客觀公正,跟我們實際上,就是剛剛參酌了剛剛這個林委員所提的那幾個困境以後,所出來的結果。

但是我想我們比較負責任的部分,可能是我們還是要如同剛剛給廉政署的那樣子的一個期間的要求,那當然這個可能茲事更體大,是不是要有一個期限就是說,多少期限裡面能夠研議出一個怎麼樣的結果,那不管結果是要訂、不要訂,或是要二訂、三也訂,那我覺得可能需要去想這個問題,這樣才有辦法回應到……因為民眾……我們的民眾是可以理解的,反而說它可能這樣涉及到很多,那它不見得一定要怎樣。可是如果我們連回應都沒有,我們就直接自己判斷說,啊這個可能不可行或是幹嘛,我想……我不知道從民眾的角度他會怎麼想,這個是以上。抱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