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贊成那個黃委員的意見,因為我們過去每一年大概有兩千到三千是沒有辦法到案的人,但是我們其實對於這個現象並不了解,法官在感覺這個人是不是有逃亡之可能或者是要不要羈押的時候,其實也是多半利用自己的過去的經驗來判斷,還有法定要件,但是其實這些能不能代表過去兩千或三千個的案件它的特徵,是大案還是小案?重罪、輕罪?他是逃到國外還是在國內?他有沒有兩本以上的護照?他的資產有多少?家人在哪裡?家人有沒有國外護照等等,其實這些理由通通應該被考量在內,但到目前為止其實我們是沒有一個科學的證據告訴我們法官的這個內在的心證是怎麼做成的。所以我覺得應該要把這個列入,然後找出那個可能逃亡的風險因子,然後提供給法官參考,在針對個案的時候參考,那這是絕對必要的一個科學的前製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