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這個部分,我想要再補充說明一下就是說,因為宣判那一天有罪的心證這個絕對比羈押程序、偵查中聲請羈押程序的時候,審酌的是……幾乎是完備性已經……如果那天下達有罪判決,整個心證是基於整個卷證來……所下的判斷,這個時候恐怕以說違背有罪推定原則,我都不認為說這是違反有罪推定原則,我已經是依據全部審理的過程所綜合起來的卷證而下的判斷,這時候下羈押的這個處分,我想是比這個程序跟要求的密度一定遠高於當初羈押的這個聲請,所以應該不會有……老師擔憂的這個疑慮,我個人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