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如果我們在第二點,現在改成第二點齁,賦予檢察官聲請羈押的權限喔,其實這個跟日本的制度是不一樣的,我們再附一段,日本的制度是也沒……跟我們現制是一樣的,檢察官在審判中是沒有聲請羈押的權力,那我剛剛有提到了齁,事實上,整個滾動式繁屬以後齁,整個那個……關於羈押要不要再羈押?是滾動式的齁。其實檢察官他是隨時可以再提出新的資料喔,來督促法院、來做一些強制處分的齁,那法院呢收到了這些檢察官的資料,自然會再去做重新審酌。

那在第三點的時候,所謂宣判的時候會再重新審酌其實也是這個意思,一定要有資料阿,一定要有事實阿,不然法院違法羈押……也是有責任的阿。所以這個部分其實要賦予檢察官聲請這個部分,其實是跟日本立法例本來就有不一樣,因為到時候會不會自訴人也要求他可以聲請,因為他是當事人,在訴訟上,檢察官跟被告他是兩造當事人啦齁,那所以呢,所以這個是我第一個疑問啦。那如果大家認為那個給檢察官權力來聲請羈押,讓這個聲請在審判中可以向法官聲請羈押,那這個是大家的意見,那這個也許就是他其實也是督促這個……能夠強力去督促法院去做重新審酌這件事情。那或許他也有他的用意在,可是我還是再強調,其實日本現在並沒有這樣的規定啦齁。

那審判中的,其實是一樣的啦,審判中其實重新聲請,他一定要有符合羈押的要件,不符合其實我們也是不能做的,那其實我比較會……我同意說在宣判的時候,就如剛剛那個李法官講的,在宣判的時候,或許他已經有一個有罪的主文出來了,認定出來了,所以在重新審酌上,可能會有比較長的原因,可是不是有罪我就要羈押,我還是必須看這個被告有沒有任何其他的資料給我說他有逃亡之虞,我沒有……我需要確保他的執行,這時候是為確保他的執行,所以我還要羈押,那如果我有羈押的原因,可是我還是認為沒有必要,我就要做其它的替代處分。

所以我同意說……所以才要羈押跟其他替代處分,一定要並列啦齁,所以我現在來講的話,關於第三點的部分,重新審酌我講的就是包括到資料的……當他重新再審酌啦,那我們在滾動式的裡面,當然我了解那個……我自己也同意啦,法官要做到中立跟公平,中立跟公平,那可是在羈押審查裡面,所以我法官沒有資料的話,我是不可能去做這些所謂的新的羈押處分或替代處分的。

所以所謂重新審酌其實包括到有資料給我,那包括到說,我們當然是最希望是檢察官有提出資料,督促給我說法官、告訴法官說,你必須去做一些重新做羈押的處分的這些動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