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當然如果這樣子的話喔,加上我們前半場討論的時間當然也差不多了,剛剛前面的討論,其實剛剛黃委員有提到齁,就是說這個我們對於防逃這個機制如果全部的責任以法務部為主體啦、為最重要的執行單位齁,那當然第三點寫不寫當然就是說盡量,因為如果照許委員這樣講的話,因為法官沒有新的事證,他未必會去處理嘛。

那要落實這個……要讓被告最後如果判決有罪、要繩之以法應該是個檢察官、法務部最重要的職責嘛齁。執行處最重要工作也是這個,那是不是我們就把這個責任……就如果這樣弄反而容易變成責任上不清啦,就法務部跟司法院、法官也有責任,阿最後事情沒做好,到底誰的責任大?那法官說他的資料也要檢察官提供,那就檢察官不提供,法官也不可能做,覺得重新審酌被告的羈押的必要的……沒有依據嘛,那如果這樣我們是不是把第三點就不要,就全部做……以第二點為主。就是把所有的責任跟權力都給法務部檢察官,這樣是不是比較一體?好不好?因為剛才這黃委員的意見跟盧委員的意見,好不好?那李委員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