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然後就到第三點的部分我想再回應剛剛就是……也補充主席你剛剛的一個說法,我們目前的三百一十二條是說,宣判的時候被告不在庭也可以做,我們在這一點上我有一點建議是說,如果我們要……因為也符合說這個整個的架構是說,我們在防逃這個題目下,在做決定的時候,我們要不要慎重的考慮司法院剛剛所提到的說,宣判期日的時候,如果是要經宣示的判決,我們要要求被告要到庭,這是第一項。這是本來的第一項我們只是把它修正清楚,他要到庭。

那第二項是主席剛剛有提到的,如果沒有一個處罰的規定的時候,那這個宣示意義就不太有什麼意義,但是在這一點上根據法務部它所提出來的在妨礙司法公正罪的這個說明裡面它有增加了第十頁的第四點上,它提到說被告如果沒有遵守法院命令不到庭時,它也研議說另外構成刑事犯罪,那如果說結合這一個條文的話,結合這樣一個規範的話,我們應要求說他宣判的時候應該要到庭,他不到庭,那這會構成他另外一個刑事犯罪。

我的意見是說這樣增加被告逃亡的成本,他逃亡不會增加犯罪的……不逃白不逃我逃,那如果說他……我們要求他宣判應該要到庭,不到庭,那又另外觸犯這一個,假設有新增這一個罪名的時候,那會不會減少他這個逃亡的動機?在這個部分,會跟我們這個標題會不會一致,也跟三百一十二條目前規範的這個體例相符,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