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非常贊同剛剛你們余委員所提到的就是說,尤其那個主席用那個比喻滿好,就萬一漏接對不對?因為他並不是同一個時間裡面,他其實是像我們在打球一樣,他就是有前、後位的問題,所以他基本上我覺得從一個……既然我們在討論防逃,基本上他的機制,因為這並沒有去侵犯到人權或什麼,而且本來在我們的司法體系裡面,檢察體系跟司法院本來你就有……各自應該有的職掌,那你現在整個如果說,把第三個拿掉,那我不曉得說,那所有的責任都在檢察官,那那個壓力是不是也還滿大的?那我們司法官的部分,好像你在整個司法的主體也不見。

那第二個原因就是說,我剛剛一直提到就是說,其實呢從百姓的角度來看,他會看……感覺到說有更多的機制讓他可能是安心的,那我想說以上,這個我同時是附議……剛剛一開始附議李委員,然後到現在……剛剛余老……呃不是余老師啦,余委員所講的我是滿支持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