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就是我們第二條其實它比較重要的是在講說,要不要給檢察官這個聲請的權力?因為實務說他現在沒有辦法做,所以這是第二個重點,那第三個、第三點的那個重點是在於說法院是不是要所謂的職權的去考量這一件事情。那剛才就是有兩位委員講說,它判有罪、判重罪其實他就已經……心證上都那麼明確,但是我要強調的是說,能不能羈押是在考量逃亡之虞,不是在考量他的有罪的這個事實,所以變成是說如果你要列這個第三項,那是不是在審判過程裡面,你還法院自己職權的要去、去調查說他會不會有逃亡的這些所謂的事實之虞這樣的一個事實這樣,會變成在審判中,你要增加這個,不是屬於認定有罪、無罪的一個那種事實的調查,那這個在實務上有沒有這樣子在做……?所以就是說,第三點我覺得她可能的問題會是在這裡,那司法院的代表可以說明一下實務的狀況,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