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他一定會講,因為將來的權益在那裡嘛。第二個、現在如果保留了三一二的問題在這裡,就是說,當法官已經有一個有罪的判斷的時候,他第一個、他要去看那個羈押有必要的時候,他假設他做了一個最後的決定,那這個裁定做下去,因為你有罪判決應該發監,也不保證明天就要發監、今天就要發監嘛,我可能把家裡事情處理完再來嘛,那所以我是不是可以抗告?那我抗告的時候,我抗告的對象沒有對照嘛,原告就是我的對照,法官兼原告,這個抗告就很難抗告的下去,概念上刑事訴訟制度還是要把檢察官跟被告做一個對立面的擺放,法官才有一個超然中立性的問題。

你現在法官依職權這件事情,我們之所以覺得他必要性就是,檢察官沒辦法做或檢察官做的不夠多,或者他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要做,那我們現在制度已經要改到第二點去之後,以後這個問題檢察官就把這當作自己的事情,他就會認真去做,那法官就可以坐在那邊等你們講經歷給我聽,因為這個叫人家一定要羈押到場,固然有防逃的問題,可是也可能抓錯不需要防逃的人嘛,所以你還是要有一個「對職辯論」的概念,那這個時候法官要做原告怎麼做得下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