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其實是有點納悶啦!因為,如果說有第二項了,然後有第三項的話,就是顯然在宣判時還要再開一個羈押庭,就必然要開羈押庭嘛!照剛才明鴻委員所提議的話,那這個到底對於這件事情的,這麼講好了,又要再開一個羈押庭,那就是都要開羈押庭喔,這一樣也是司法資源喔。那麼,不到庭的被告,我舉例啦!開羈押庭的時候,不到庭的被告會如何?你就要去想想這件事,因為你羈押庭被告一定要到阿!我要不要被押,我的人身自由要被拘束,這件事他勢必是有別於有罪、無罪的事情之外,還有包括自己的人身自由是不是暫時在未確定之前要被羈押,那這件事他就勢必一定要到庭啦!其實這樣規範下來,一定是要處理的,如果他說他不到庭也可以的話,那可以造成缺席判決嗎?就一定會跑出來阿!所以我覺得那個複雜度是相當高的。

所以我為什麼會一直剛剛沒辦法表達,就是說,當我們對於防逃的一個機制的審慎的一個處理的話,那個第四項沒有,就是說,那當時逃亡的原因,到底是在哪?是宣判你不到庭造成的?還是因為檢察官沒有羈押權而造成的?這兩個之間的一個因果關係在哪裡?我覺得是沒辦法形成共識的。所以,我只能從一個直觀式的想像,有二跟三,他是有用的,但是那叫作直觀,那這種直觀應該不是我認為國是會議,以我自己想像裡頭,我對於我自己的發言要負責阿!那這種直觀式的建議,只能是出自於想像,那當然是有沒有用不知道,有沒有實踐的過程也不知道,那當然可能有外國立法例,那外國立法例,那個文化跟台灣的本土性又很不一樣阿!例如說台灣報稅不多,可能國外報稅很多,諸如此類的,就是說,他本來就有他對於司法權的一個尊重,譬如說,藐視法庭他在國外他是有罪,在台灣是沒有的,所以,那這個整個背景也不一樣!所以,在這裡頭要去討論二跟三,我當然是,以三來講我覺得一定產生疑義啦!一樣那樣子一定會討論要羈押庭的!你重新審理,不管是不是明鴻委員所建議,或者是以現有的文字來講,只要重新審酌羈押,我被告誰不敢到庭?誰不敢?這一定要敢阿!一定要來阿!對阿,我即便無罪也要來阿!對阿,所以這個要謹慎啦!對,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