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李法官的意思是說,檢察官的審判中的聲請權,是不是要加限制?那依照我們現在的決議是加限制的,只有對重刑的,涉嫌重刑罪名的而有逃亡之虞的,他才可以聲請羈押,那其他的是不行,所以他的聲請權是受限的。所以如果真的是要討論是說,如果,要不要賦予檢察官在審判中可以聲請羈押的權利,要不要限制他一定的範圍,還是不限?他隨時都可以,他還是都可以聲請。那因為他聲請之後,就是法院本來就要重新再審酌,那這個就當然有剛剛賴委員所提的,要重新開羈押庭,其實也不是羈押庭啦!應該是說,重新再詢問被告,我們要給被告一個公平審判,要給他一個答辯的機會,所以這個部分,就是正當的程序是要做的,是要處理的。

那我剛剛是有發現這個問題,可是我想好像檢察官沒有意見嘛!就是他只要重刑判決有逃亡之虞,他具有聲請羈押。所以那,現在可能如果李法官提出來的話,那我們可能就是要去決定,給檢察官其實應該是說,我們要不要變更現在的法制?在審判中都給檢察官有聲請權?我剛提到,給他有聲請權,就有上級救濟的權利,一當法院駁掉,做一個處分,做一個裁定,就有他有救濟的途徑啦!是這樣。